夜课 55

20160115

经历了最近关于架构,技术负债的思考,我觉得我和11在这块的差别是他会比我更坚持。虽然我也觉得架构和避免技术负债是必要的,但是在具体执行上我往往不够坚持,会向各种困难妥协,而又走上了堆需求试错的道路。虽然对于北京团队来说,我们还处于试错的阶段,但是对于这个阶段的公司来说,其实已经处于要解决技术负债,提高效率的时候,不会面临生死存亡,但是想进一步发展,生产力的提高变得更为重要了,如果不能降低中间的成本,释放出更多的人,就很难有质的突破。